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余吉力 > 房债 | 为什么出现大衰退,如何避免重滔覆辙

房债 | 为什么出现大衰退,如何避免重滔覆辙

英文名: House of Debt: How They (and You) Caused the Great Recession, and How We Can Prevent It from Happening Again

作者:[] 阿蒂夫·迈恩Atif Mian阿米尔·苏非Amir Sufi

译者: 何志强  邢增艺

出版社:中信出版社

出版日期: 20158月第1

导读词: 西江月◎房债

负债家庭无度,随而骤减支出。

抵押大甩卖房屋,次贷危机救助。

 

经世美国遗梦,金融服务蓝图。

分担责任乐安居,衰退穷人末路。

 

一、提出问题说病征

1过多的家庭债务(House of Debt作者发现,在大衰退和大萧条之前,家庭债务都会出现大规模增长,与此同时,大衰退和大萧条都开始与家庭支出出现莫名其妙的大幅下降。美国的家庭债务七年间(2000年到2007年)翻了一番,规模达到14万亿美元,家庭债务收入比从1.4攀升至2.1。如果把时间拉长来看,书中有图形显示1950年到2000年期间,家庭债务收入比整体上升,但趋势较为平稳,但2000年后出现了剧烈的陡峭上行态势。这种债务大增长,据历史研究表明,只有20世纪大萧条前的头十年才有过——1920年到1929年,用于购买汽车、家具的抵押贷款和分期付款债务都出现了大幅增长。根据经济学家Charles Persons 1930年的测算,这十年期间,城市非农户的住房抵押贷款增长了2倍。在20089月金融危机最为严重之前,汽车、家具和家电类耐用消费品的购买量出现了直线下降——200818月,汽车的销售量同比下降了近10%

2债务与毁灭:债务是反保险的,债务并没有帮助人们分担与房屋所有权相关的风险,而是将风险集中到社会上风险承担能力最低的人群身上。房价一旦下跌,便会毁掉负债购房者的净值,进而带来灾难性的后果,他们停止了消费支出,进而放大资产价格的下降。一个家庭的净值主要有两类资产组成:金融资产和房屋资产。家庭净值分布位于底层20%的家庭,几乎所有净值就是房屋,而最富的20%的房产所有者大部分净值都放在金融资产。同时,与最穷的房产所有者高达80%的负债率相比,最富的20%的房产所有者的负债率仅为7%。大家都知道的是,房地产衰退的影响远远超过股市大跌的影响,并且加剧财富不平等的现象。

3、家庭支出减少:本书强调的债务是居民家庭债务,那些认为是银行体系出现问题导致大衰退的观点,企业和银行扮演主要角色。作者不同意这个观点,他认为美国家庭支出(包括住宅投资和消费)的减少才是衰退的关键因素,而不是银行业危机对商业造成了毁灭性影响。那么具体是哪些地方的支出下降了呢?作者进一步指出,2006年到2009年期间,高净值下降区域消费支出的降幅(26%)远超过美国经济总支出的下降比率(5%),而低净值下降区域消费支出几乎没有减少,甚至有些家庭的实际支出还是上升的。由此看来,债务杠杆与家庭边际消费倾向也是有关系的,在面对同等程度的房价下降时,负债越多的家庭相应减少支出的力度也会更大。是债务导致了严重的经济紧缩,进而引发大衰退期间的失业问题,经济中上百万工作岗位丧失。

二、分析问题寻症结

1、信贷的非理性繁荣与无经济基本面的扩张:作者持债务中心论,其基本观点认为,是借贷高峰引起了房价上涨,而非房价上涨引发了借贷高峰。与之对应的是动物精神论,他们认为,房价的进一步增长出现的非理性预期,是信贷扩张的根本原因。这是一个典型的“鸡生蛋、蛋生鸡”的因果关系难题,一般认为两者互为因果(至少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互为因果,恶性循环),经济学家要通过数据来搞清楚到底什么是真正的“因”,这可能是作者本书最重要的一大发现与贡献。作者引入了结构性因素(由于地理原因,美国不同城市的住房供给弹性不同),剔除房地产泡沫后,发现住房抵押贷款仍然增长,因此肯定了房地产泡沫并未导致债务的激增。这也给中国一个核心启示,增加住房供给(让住房供给具有弹性),住房贷款的增长对房价没有影响,并且在住房供给具有弹性的城市中,房产所有者的债务增长很少。反之,如果大规模信贷流入住房供给弹性不足的城市,房价就会飙升(2002年过后,住房供给缺乏弹性的房主债务的飞速增长就完全表现出来,房产所有者1998年以前就购置了房产,借款就意味着从上涨的房市中套现)。单纯的动物精神论并不能找到债务极度扩张的根本原因,反而是非理性债务成为了房地产资产泡沫的原因。

2、债务表面安全而不断放大的原因和渠道:一是新兴市场的储蓄过度,他们借入美元,贷款泛滥,泰国总债务占GDP得比重一度飙升,1997年金融危机引发一连串事件,随后新兴市场中央银行大量购买以美元计价的安全资产,资金流入美国经济,为美国信贷繁荣铺平道路。二是资产证券化,尤其是私有MBS大爆发,丧失了GSE(简单说就是两房)主导所明确以控制信贷风险的承销标准,制造表面安全而实质上不负责任的债务,忽视违约的相关性。

3、泡沫事后才能被认定:泡沫确实存在,尤其是在投资者疏忽和忘记房地产资产价格也会下降超过10%时会有的风险时,此时他们只看到房价仿佛永远上涨,不知道债务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,是金融业和银行业放大了这种疏忽,投资者也认为自己持有的是绝对安全的债务,而且资产价格上升只会加剧这种感觉。最后的下跌只因为之前涨得太多,债务和大衰退是密切相关的。可能只有经历过的人,才会对这种危险有切身的体会。

三、解决问题开药方

1、救经济,直接处理家庭债务:作者分析了经济衰退的原因不是“银行借贷观”所说的银行借贷能力受损,而是家庭支出大幅下降,支出下降的根本原因在于家庭债务的扩张。因此第一药方在于直接处理家庭的杠杆问题,将资金提供给边际消费倾向较高的人群——低净值的购房者而非银行的债权人和股东,实施更广泛的 “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RAP”,这样才能实现拯救银行的目的。

2、家庭债务减免:减记(住房抵押贷款)本金可以更加公平地分担房价下跌造成的损失,债务人和债权人可以更加均衡地消化(危机)对财富的冲击。这不是一家私人银行做的事情,是作为公共实体的GSE(两房们)有责任采取行动推动的工作。当然,除了直接的本金减记,债务重组还有很多种方式,比如强制实施债务偿付延期(1820年门罗总统通过国会立法用过的方法)、推迟止赎(大萧条期间成立“房主贷款公司”,修改贷款条款让房主能够分期偿付本金)以及动用黄金(大萧条期间,国会取消了债务合同中的黄金条款,借款人可以通过美元偿付)。不过MBS的机制使得有效的住房抵押贷款重新谈判变得困难(进入证券化资产池的住房抵押贷款如果重新谈判,面临策略性违约问题,服务商不希望遇见这样的情况),合同的强制执行需要法律保障。

3、责任分担,风险收益匹配:作者在本书中认为,在杠杆化损失式衰退期间,货币政策(最好的方式是制造通货膨胀预期)和财政政策(最好的方式是向债权人征税而向债务人提供资金)都不如家庭债务重组有效,所有的方法都不如从根本上来改变家庭的自我融资方式。经济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是债务,家庭利用金融体系是为了分散与购买房屋或投资教育相关的风险,投资者寻求金融体系不是为了攫取政府补贴,而是为了通过承担部分风险而获得合法的回报。现在的债务合同缺乏弹性,没有考虑到经济下滑时,风险都在买房者身上,因此作者认为,应有一种能提供下行保护的责任分担式住房抵押贷款,以稳定家庭部门支出,阻止工作岗位丢失,促进经济平稳增长和发展。金融体系应该更多地采用股权类合同,与家庭无法控制的风险挂钩。投资者应为承担这些风险而获得应有的收益,同时当风险突然出现时,家庭可以获得保护,政府部门应该停止对银行业和家庭部门无弹性的债务合约提供补贴。

 

备注:选择由这本书重启读书笔记,是因为它正好完全符合“发现问题、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”三段论,分为三大篇。虽然书中有些观点不大苟同,但以后读书只留笔记,评论不再表露,具体评论有待多观察多留守。



推荐 15